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短途瞬移!》。

落葉飛見秦違上臺,立即起手,向前正掌擊出而后緩緩傾斜,秦違左手橫掃卸開落葉飛的掌,右手一拳,落葉飛出掌成爪擋住秦違,秦違右拳向下手腕彎曲向前,接著左手向前發出一掌,落葉飛一接才發現是虛招,秦違此時右拳力量爆發,拳向上回正沖拳,落葉飛后退一步,秦違一個半空轉身使出崩河萬穿掌一掌向下擊去。

落葉飛知道此招威力,不敢硬接,后退一步就見秦違來到面前使出懸河拳,落葉飛雙手接連擋住三拳,但是秦違的懸河拳使得飛快,秦違一招白浪滔天擊來,落葉飛一擋發現威力巨大,向后滑去離開了比武臺,倒在地上。 薛煉嘴角一笑道:“秦幫主手下留情。”落葉飛不語離開。

薛煉看一看獨孤勝道:“徒兒也這么認為嗎?”獨孤勝道:“秦掌門是我姑父。”薛煉一愣立即又醒悟道:“既然如此,我正好把此事告予。”

秦違看一看臺下眾人驚恐的表情道:“大河幫幫主秦違在此,有不服的都一起上來吧!”

薛煉道:“徒兒,你仔細看清楚。”獨孤勝并沒有在意秦違的招式而是在注意眾人進攻秦違的武功招式。

獨孤勝一見大叫:“不好!”飛上臺上,來到秦違身后收掌成爪催動無形大法向前發出,前方空氣中突然停頓了一些小水珠,獨孤勝向前發出一掌,水珠返回擊中一人,獨孤勝快步沖前,右爪催動無形大法將那人吸來,右拳直擊那人,那人倒下臺吐血身亡。

獨孤勝再想出擊,卻見飛來兩人將自己逼退,薛煉一看知道不妙,對獨孤勝大聲叫道:“快下來。”獨孤勝已經來不及下臺,兩人上前猛攻。

南宮萬看一看道:“是何亦非和百里幕策,海行江走和楓葉橫飛,這下可是真的麻煩。”百里幕策快招奇出使得獨孤勝擋無可擋,何亦非雙掌內力發出,百里幕策左拳為輔,右拳向前發力,獨孤勝難以躲開,此時飛來兩人,兩人各自伸出一掌,對何亦非出掌的人,手中隔空發出四把內力匯集的巨劍,而和百里幕策抗衡的人掌中內力發出四刃,何亦非、百里幕策一看后退,前來救獨孤勝的正是南宮萬和薛煉。

南宮萬和薛煉一人一手抓著獨孤勝肩膀飛下臺,何亦非和百里幕策見搗亂的獨孤勝下臺也就準備下臺,卻發現后方一掌襲來,兩人出手各接秦違的崩河萬穿掌一掌,兩人的手中微微一抖感覺內力巨大,秦違雙掌一抖,內力更大,兩人見獨孤勝下臺,各自雙手發力逼退秦違而后立即后退下臺,秦違見狀立即向身后旋轉向上發出一腳,腳底正中一人下巴,那人中招平行凌空正要倒地,秦違越起一腳前踢,將那人踢飛,此時的秦違越戰越勇,已是神擋殺神,在場的大部分人看得瞠目結舌。

秦違已經把場上的十六人擊敗,眾人本來都想瓜分大河幫的地盤,現在一看都不敢出頭,畢有期道:“秦掌門武藝高強,你擊敗的這些門派的水運都并入你大河幫。”

秦違道:“我絕不會允許他人欺辱我大河幫,但我大河幫也不會強占他人的命脈!”說著秦違就飛下臺離開。

秦違來到南宮萬、薛煉的面前抱拳道:“多謝兩位救我侄兒。”

南宮萬道:“他也是我的師侄。”薛煉道:“我的弟子,當然要救。”南宮萬一聽看一看薛煉說道:“他是萬形派弟子。”薛煉不理走回座位。

薛煉見南宮萬臉色不好便說道:“明日午時你去派外五里,我們打一場,讓你看看我河雙豎派的絕學。”

秦違剛解開綁在樹枝上汗血寶馬的韁繩準備離開卻看到了劉復和劉復身后的方弧。

方弧來到秦違面前,和秦違對招,秦違小看方弧本以為一手足夠抵擋,卻發現方弧的攻擊速度不低,于是用雙手出招使出水縛手,卻感覺方弧雙手內力匯集,而且靈巧多變,秦違左右抓住方弧雙手交叉,方弧向前一吼,秦違中了內力,后退兩步,方弧越起凌空一腳,秦違立即使出崩河萬穿掌對腳,卻發現方弧是虛招,方弧身體空中直立偏移躲開,在空中翻滾一下,右手拿住馬的韁繩,向上一拉,馬前提越起,方弧騎馬跑到劉復面前下馬單膝跪下,劉復向前走幾步甩一甩衣袖,方弧起身。

秦違道:“你是何人?”劉復一笑伸出一掌,秦違明白是要對掌心中尋思道:“我之前打斗熱身使自己狀態達到最佳,此人武功必定更高,必須在最佳狀態使出全力方有機會。

秦違說道:“那么我們一掌定勝負!”

劉復來到面前,向前伸出左掌,秦違向前舉起全力擊掌,卻感覺劉復的掌力巨大,于是左手壓在右手手背,雙掌全力卻還是難已抵擋,彈指之間,秦違被逼的后退三步。

劉復道:“不錯,打斗了那么久,失去寶馬后在焦急狀態下與我三成的掌力相對還能不倒也算的上是高手!”

秦違看一看掌道:“你是!”劉復道:“既然已經知道又何必道出,我很看好你!”劉復招一招手,方弧牽馬而來,劉復拿起韁繩向前遞出道:“秦掌門,馬還給你!”秦違抱拳道:“我今日敗的是心服口服!良將輔明主,寶馬配英雄,這汗血寶馬就贈與前輩。”

劉復哈哈大笑道:“什么前輩的。”秦違道:“天下誰人不識君。”劉復道:“我看是識掌方識吾。”

劉復道:“你說良將輔明主,你愿意做我的良將嗎?”秦違行禮道:“請前輩恕罪,我不想參與紛爭,天下之勢我也不感興趣。”

劉復嘆一嘆氣道:“你走吧!”秦違道:“今日之事,我已當忘得一干二凈!”秦違轉身正欲離開,方弧上前來到秦違身后,劉復也同時來到秦違身后夾在方弧和秦違中間向方弧發出一掌,方弧被擊飛數丈倒地吐血起身。

劉復大聲道:“若再有為難秦掌門及其家人者殺無赦!”方弧知道劉復生氣,但是沒有殺自己已經是手下留情,便說道:“屬下遵命。”

秦違回頭抱拳道:“多謝。”走了幾步又回頭跪下拜了三拜方才離去。

劉復看著遠去的秦違道:“秦掌門是人中豪杰,我劉某敬佩。”

天陰派內,夏猶青直勾勾看著李觀背影,李觀察覺身后的夏猶青看著自己,閉目道:“徒兒怎么這樣看著我呢?”

夏猶青道:“你的武功怎么這么高?”李觀道:“羨慕為師嗎?只要努力練功,憑你的悟性和根骨假以時日也能到達這個境界。”

夏猶青道:“你說謊,太師叔不可能被你打敗,你和本派有血海深仇,你現在雖然可以滅派卻遲遲不動說明你身后有一個人在操控著。”

李觀道:“我也不想解釋,隨你怎么說,我知道你早想離開,如果不相信我,你大可離去。” 夏猶青拉著于風道:“風弟,我們走。”于風沒有動,夏猶青道:“怎么?”

于風沒有回答,兩人沉默了片刻,于風道:“夏兄,你是‘天生我材必有用’的人,但是我不是!我離開之后不知道能去哪里,秋妹知道真相后也離我而去,我還能去哪里,我想要成為站在頂端的武林高手就不能離開,我相信師父是有苦衷的,我當初不對秋妹說實話也是有苦衷的。”

夏猶青大嘆氣一口轉身離開,于風說道:“以后我們就是敵人了,夏猶青。”夏猶青沒有回話也沒停下腳步,離開了天陰派。

夏猶青沒有銀兩是無法離開天山的只好來到斷璧崖,所謂斷壁崖,就是崖下空了一大截和浴火龍君的潛龍山的崖下一樣。

夏猶青拿著編織好的藤蔓往下走,好不容易沿著斷壁處向里面走,來到山崖下,卻看見斷崖出長出許多奇花異草,夏猶青隨便一看大驚道:“這是書籍上記載的和氣草,具有能夠使內力平正柔和的神奇功效,天元也就一株半沒想到在這里居然有十多株。”夏猶青認為如果采摘交給龍陽便可從回天元派,立即拿出后腰上的一把鐮刀,但是一個不小心失手,腳踩空,在藤

現在自己的身體剛剛進行了一定的突破之后,大吃大喝成為了自己能夠調養身體的最好方式。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自己需要馬上將面前的這些食物,全部都吞到自己的肚子里面,讓自己的身體,將這些食物的營養完全給吸收掉。

這樣一來的話,自己的身體才會越發的有營養。

不然的話,現在自己的這種身體上的饑餓感,實在是越來越濃重了,想要不吃都不行了。

想到這里,呂澤不由得把口罩向著上面翻了翻,這樣一來的話,口罩擋在了自己的鼻子以及......

曰:“嘻!寡人之无德到这里来,为什么她的

第三百三十五章 火烧下水道

有两个地下者立马拿着自己的佩刀开始沿着石油往前走去。

然而他们没有走多久,却看到一条火焰快速的在液体上飞奔而来。

“不好,快跑。”一个地下者意识到不好,立马掉头就跑。

现在上官家出现了断层,不但青年一代没有了高手,连凝血层次中的顶尖战力也没有,所以如果上官家的通脉武者死去,上官家马上从顶尖家族,变成普通的家族。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短途瞬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风起无名草

A·仁

风起无名草

灵铛

风起无名草

枫林暮晚

风起无名草

干余

风起无名草

一座大青山

风起无名草

乘风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