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和你作对太不幸!》。

丙然她的话刚说完,已响起两声谢你!”古人云:受人滴水之恩

双刃法宝呼啸着横削而来,沈深一步抬起,然后落下,纹丝不差地踏在了双刃之上,然后一拳轰出。

噗嗤……

一声破帛般的声音响起,那个率先出手的男子一声惨吼,双手捂住了丹田跪倒在地。

“你……你竟敢废了我?”

男子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沈深,那眼中顷刻间一片绝望灰色。如果没有特别珍贵的丹药,这一辈子就到此为止了。

“难道要我等着,让你先废了我?”

沈深知道都这个时候了,任何忍让都不会让对方善罢甘休,不如先下手为强,只要不杀人,事情总有转圜的余地。

男子一脸潮红,转头望向了那个自称本少的男子。

“君少……”

话未说完,君少抬腿就是一脚。

“废物,连一个炼气九重的都对付不了,本少要你何用。”

然后回头望向了沈深。

“有种,敢废了本少的人,你很有胆。”

说完眼神示意身后另一人,同时,取出了一枚通讯珠,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另一人踏前一步,却迟迟不敢祭出手中的法宝,色厉内荏地喝了一声。

“真是大胆,你知道君少是谁吗?他是……”

沈深不等对方说完,又是一步踏出,同样的一拳直轰而出。

强大的力量卷裹着身前一方天地的空气,义无反顾地奔涌而出,一连串的爆裂声犹如气浪一般瞬间到了此人眼前。

拳势似乎带动了整个空间中的物质,噗的一声,对方手中的法宝应声飞起,而后又是破帛般的一声响起。

砰……

法宝刚刚落地,惊天动地的一声惨嚎紧跟而至,跟在君少身后的另一人立即萎顿倒地,双手同样捂住了丹田。

围观的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好凶残的一个修士,二拳废了二人,还如此果决,更是狠辣。

一些认识君少的人开始为沈深担心,在撒拉王城,还真的少见不给君少面子的修士,更不用说废了他的人。

“谁敢伤害我家君少?”

声音开始时还在遥远的地方,等到最后一个字落下,一条人影突兀地从天而降,落在了酒楼前面,一双细小的眼睛里,丝丝凶光阴森而凶残。

沈深忍不住退后一步,把顾盼四人挡在了身后。

来人不可力敌,修为至少在丹湖后期,这是沈深的第一感觉。

“见过前辈,你家君少毫毛无伤,没有谁在伤害你家君少?”

沈深躬身一礼,轻声细语地回复了一句。

君少面色苍白,眼看着二个同伴倒在了地上,明显地丹田已破,此生再无未来。看到来到面前的老者,突然间又亢奋了起来,手指向了沈深。

“是他,就是他。”

老者一身黑衣,满是皱纹的脸上,有着一丝迟暮的憔悴,赫然已是丹湖七重。看到名为君少的年轻男子完好无损,微不可察地松了一口气。

沈深敏锐地感觉到了这一点,心里无端地放松了许多。之所以拿二个君少的同伴开刀,正是因为考虑到君少身份莫测,不想莫名地惹祸上身。

至于他的二个同伴,一看就知只是跟班形式,废了也就废了,事情总有挽回余地。而且,自己也叮嘱了顾盼,让他通知了他的老爹过来。

“胆子不小,敢对君少爷动手。”

老者阴鸷地望了一眼沈深,目光冰冷。

“那就先跟我回去,把事情说清楚吧。”

“前辈且慢,事情经过这儿许多人都看到,我想不用我多说。”

沈深再次对老者躬身一礼,向四周抱了下拳。

“自始至终,都没人对君少动手,也没有言语冒犯,还请前辈明察。”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果一旦随老者离去,想要安然出来,那基本不可能了。

沈深知道在这么多人面前,哪怕君少身份显赫,也总归要顾忌一二,毕竟王城之地,还有执法队伍。

“辛老,这小子废了我二个同伴,意欲对本少不利,带回去。还有,那几个也一并带回,本少要仔细审问。”

君少一双淫邪的目光,不时掠过萧尘的身体。

老者是君少的护卫,之前有事离开,却不想发生了这样的事,心中正自惴惴不安。一旦君少有所损伤,自己也必将受到家主严罚。

“小子,跟我回去再好好说吧。”

老者阴冷一笑,丹湖境的气势一发即收,伸手就抓向了沈深。

沈深心中一急,却不想坐以待毙。正想全力激发炼神诀挣脱对方的束缚,而后发动寸步,先行拿下这个君少再作打算,却惊愕地发现,那老者仆从才是这一次堵斗的关键!

算上已经赢了战斗的洛辛骷,孤冬,小仆从居然关联着九个胜点。

当然,女神录引纤真睿智。

用最弱的仆从幽幽、小兰和越紫睿换取了清影酒。

“嗯!看来不会再有清影酒了。”

松大兴算明白了:宁蓝湖如果足够聪明绝不可能再用清影美酒。

松大兴随后几乎吓死:“好恐怖的婆娘啊!”

宁蓝湖不是聪明,而是恐怖。

十三个胜点,加上录引纤自己一个也才十四个,还少五个胜利点。

并且这十四个胜点也不全部能保住,因为宁蓝湖还掌握着最大的武器。

奖励败者的那杯酒!

“不行!绝对不行!如果只是纯粹的比斗宁蓝湖赢定了!”

“我欠她一条命!我得想办法,我不能让她这么难堪,我发过誓必须要保护她!”

松大兴手心捏死陷入沉思。

然后真正的硬仗来了!

宁蓝湖取出一杯美酒倒入杯子:“这一杯呀叫夕阳西下。是多年前邑三娘喜欢上一位老爷爷却被多次善意拒绝后研制的,三娘用这酒换来了与老者的同年同月同日死。”

与此同时,宁蓝湖将又一个雌性酒傀儡带过来不停灌美酒并送上战场。

血影宗没有选择了。

必须赢。不赢就得朝如青丝暮从雪。

录引纤微叹:“岳灵峰,你上去会会他,知道怎么做吗?”

能活到现在的弟子有哪个是笨蛋,岳灵峰直接吞下一大把轻灵丹,而后是一大把加速灵符,虽然灵符没什么用但至少也是心灵安慰。

岳灵峰和雌性酒傀儡的战斗在前期还算顺利,毕竟有着加速灵符,轻灵丹,近战突破方法,再配合岳灵峰的身体承受极限,雌性酒傀儡是追不上岳灵峰的。

但是酒香斋的美酒比三等灵符好了太多。

加速灵符一旦消失,岳灵峰就陷入了绝境。

那是真正的恐怖。

这次的酒傀儡居然擅长抓!

十个指头仿佛十把小刀,岳灵峰身上的装备已经算不错但还是被酒傀儡抓得乱七八糟,岳灵峰身上更是被抓出二十八个血槽,皮肉也被抓走几大块。

岳灵彤一次次被吓哭。

幸亏岳灵峰的枪法是化玄门的天级枪法,即使没拿长枪但手法依旧有效,而岳灵峰的练习和修炼又超级刻苦,如此才算坚持到美酒失效。

“哥哥!”

岳灵彤抓着惨不忍睹的哥哥哭得稀里哗啦。此刻血影宗弟子们总算和松大兴一样几乎看见了那个必然的结局。

输了。

岳灵峰的本事在血影宗近战修士里已经算厉害的了,没想还是这样凄惨。

宁蓝湖将夕阳西下喂给酒傀儡而后倒出下一杯酒。

又是毒酒:丧心病狂。

并且这一次是录引纤先派遣入场修士。

宋寒昀被派上场!

然后结局更是凄惨。

宋寒昀虽然是近战修士但这家伙是郭子蒿的小队成员。在炼狱之门的几个月里,郭子蒿和汪月杏的配合那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根本没有一个贼寇能在他们两个手里活下来,如此这个队伍不但安全得一匹还抢劫到了茫茫多的好东西。

可这样的做法当然是有副作用的,那就是几乎所有队员都没有得到彻底的锻炼,更没有经历太多生死险境,其中最需要磨练的宋寒昀就更是不行。

宋寒昀一开始有加速灵符还算行,毕竟最基本的突进法术配合丹药灵符是能避开酒傀儡的,但当加速灵符消失之后这结局就太恐怖了。

这次的酒傀儡贼夸张。

踢!

从下往上踢!

谁也无法形容那种感觉,谁也不知道宋寒昀到底有多酸爽。总之宋寒昀那个撕心裂肺几乎把大家的耳膜撕破,而那不要命又奇怪的发足狂奔又太可爱。

都不知道是该同情还是该取笑。

宋寒昀捂住小腹的双手活生生被踢断。

唯一的好处是这种踢法真的太残忍。宋寒昀彻底挖掘出了逃跑的潜能,并且每从后面踢一脚都相当于帮着宋寒昀逃出去一大截,如此宋寒昀侥幸的坚持到了酒傀儡减速。

宋寒昀的胜利并没有让血影宗弟子有半点高兴。因为大家都集体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那就是想要赢得这次胜利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但谁也想不到,就在这种时候,酒香斋居然派出了一个很弱很弱的酒傀儡。

并且半点毒酒都没喂!

而真正让大家难以形容的是那杯美酒的介绍。

“想必你们都知道凝核丹!”

狄扬低叱一声,顺手一拍树干,你第一句问我的,竟是这种废话

不过张成看着这个棉布口罩,勉勉强强还算是能用吧,幸好他们这个位置还挺通风,能把对身体的影响降到最低。

铜鎏金是古法工艺,在秦朝的时候就已经非常盛行了,这工艺要是说出其中玄机其实也非常地简单,将黄金和水银

光幕上響起了碎裂的聲音,最后一條條裂縫向四周擴散而去。

“給我破!”

楚天闊一吼,又是一劍砸了上去,裂縫速度不斷加快。

“哐!”

一塊碎片掉落,隨后那一個洞向四周快速擴散。

“哐……”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和你作对太不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在神明守望下的苍穹

多金少女猫

在神明守望下的苍穹

贰零肆柒

在神明守望下的苍穹

曾呓

在神明守望下的苍穹

亦函

在神明守望下的苍穹

阅落

在神明守望下的苍穹

八斗才雄